注册登录收藏
首页>资讯>海外> 详情

有中国特色的利率市场化进程

来源:财新《新世纪》  发布时间:2013-7-30 11:26:20  作者:admin

 

   同样都是利率市场化,在不同的初始条件,不同的监管框架,不同的法律环境下,金融体系会演化出看上去完全不同的商业模式,中国近几年正在加速的利率市场化进程就有很多与众不同之处。

  利率市场化的根本动力,来源于金融机构本身提高资本回报的需求,资本回报率等于息差资产周转率杠杆率三者的乘积。当息差受到挤压、表内杠杆又受到资本监管的约束时,只有靠提高资产周转率来提高资本回报。如果提供给银行标准的资产证券化工具,建设资产证券化市场,则银行可以在利率市场化浪潮下继续稳健盈利。美国的资产证券化市场,就是经历30年发展而成长起来的,但是如果缺失这样的工具和市场,银行只能加大资产负债错配以提高息差或者在降低风险资产占用上作文章,于是就出现了灰色的同业业务模式大发展。

  商业银行发展的同业业务的确满足了实体经济融资需求,但这个业务存在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是这一业务加剧了金融脆弱性,系统性风险上升,贷存比监管失效,第二个问题是这一业务在现有的流动性管理框架下会造成银行间流动性紧张。

  银行同业业务因6月“钱荒”而备受关注。这次的“钱荒”确实在很大程度上是银行的资产负债结构引发了多轮震荡冲击,以同业负债支撑的负债快速扩张在关键时点的波动性很大,而同业资产又与同业负债出现了显著的期限错配,加上买入返售项目下的信托收益权流动性很差,这就使得资金的腾挪相当困难,快速增长的同业业务造成了靠稳定性差的短期限负债支持流动性差的长期限资产的状况,在这样的资产负债错位的结构下,轻微的流动性冲击会造成很大的流动性波澜。从监管的角度看,金融脆弱性确实因此般同业业务的发展而明显提高。

  但这样的业务快速发展是有客观环境支持的。2009年后,中国的国际收支盈余大幅下降,这意味着实体经济从外部获得的收入下降、央行被动发行的基础货币的投放下降,而经济增速并未像国际收支盈余一样大幅下滑,实体经济的货币需求依然维持在较高水平,这就需要金融体系提供更多的融资,于是我们看到社会融资规模以超过20%的增速超比例增长,而基础货币增速下降至5%以下,银行间货币市场是靠基础货币结算的,而实体经济的支付是靠广义货币结算的,于是出现了两个层次流动性的分歧,银行间流动性处于偏紧状态,而实体经济流动性处于偏松的状态。

  2010年-2011年,原来央行靠央票等工具冻结的银行间市场流动性大规模解冻,这缓解了银行间流动性的紧张,但2012年三季度,商业银行对央行的净债权已经降至零附近,也就是说,已经没有储备的余粮了,于是央行开启了逆回购工具,而今年上半年由于大量套利资金流入使得基础货币投放有所回升,银行间市场出现了流动性持续宽松的幻象,5月份套利反向,银行间流动性的冲击就发生了。

  同业业务的模式恰恰是派生了存款增加了实体经济的流动性,而耗用了备付金,降低了银行间市场的流动性,于是就出现了央行希望商业银行整体压缩资产,而作为独立个体的商业银行总希望争夺更多的负债支撑资产,市场利率自然大幅飙升。

  如果我们比较一下中美的银行业,就能从同业业务上看到一些外国银行业演化的影子,中国商业银行在利率市场化进程中在表内的体现就是负债同业化,而美国商业银行则是负债市场化,对企业和居民的一般存款负债占比都出现了持续的下降,在资产端,中国商业银行通过资产同业化和表外化降低了资本占用,提高了资本回报,而美国商业银行通过资产证券化,提高资产周转率,从而提高资本回报。中国商业银行由于市场化融资额度受限,资产证券化受到歧视,成熟的资产证券化市场又缺失,故而利率市场化在银行表内转而推动了同业业务发展,同业负债和资产的利率已经充分的市场化,银行间市场利率对实体经济影响的传导比几年前快得多。

  同业业务中经常出现的甲乙丙三方模式其实质就是把资金和信用分开交易,有资本缓释功能,正是类似于国外信用违约互换的初级功能,在国内的资本监管中缺少对现存的信用风险缓释合约(凭证)的资本缓释功能的认可,于是银行就开发出略显灰色的同业三方模式替代。

  更进一步,近两年来中国商业银行的投行化非常明显,这和美国银行体系十年前的情况并无本质区别,但由于中国当前市场和监管的限制,中国商业银行并未完全复制美国模式,而是开发出投行与同业业务共同推动的商业模式投行化的演进路径。可以看出,中国商业银行面对利率市场化采取的是国际银行业演化的一种变形,由于缺少阳关大道,所以只能走了阴沟小道。

  对于监管者来说,可能应该思考金融体系演化方向有无可能是客观环境推动的,并非金融体系本身能够决定,在方向难以改变的背景下,我们是否应该提供促进体系信息透明化工具,而并非仅采取堵口子的监管方式。很多人用美国2008年的金融危机来质疑金融工具的滥用,笔者看来,美国的金融危机更多不是基础金融工具的问题,而是金融体系和市场信息不够透明和集中的问题,以此来质疑金融工具的创新是有失偏颇的。况且,并非所有的金融危机都是有害的,这早已是学术上有所证明的,监管的责任是让信息透明化,疏胜于堵。

  可以想象,经过6月份的流动性危机的教育,如果监管部门再强制要求同业买入返售信托受益权提足拨备,并视同信贷资产的风险系数,则同业业务会遭遇重创。关上一道门的同时,需要打开一扇窗,资产证券化和大额可转让存单、同业存单这些标准化的工具,应该提供给市场,让金融机构可以在阳光下应对利率市场化浪潮。

  此外,在当前国际收支形势下,基础货币的投放已经难以支撑实体经济的融资需求,法定存款准备金率的水平已经过高,在宏观环境恰当的时候,下调存准,央行对流动性调控的方式逐步由数量型过渡到价格型已经是利率市场化大潮中的必然。■

相关阅读

热门资讯

国开行资产证券化单笔发行规模再创新高
网贷野蛮生长再曝风险 天力贷已经不能提取现金
风险较大资产暂不证券化
央行:资产证券化产品可跨市场发行
国民信托原地踏步 新发25款信托一半政信项目
积极鼓励民间资本参与金融机构重组
有中国特色的利率市场化进程
欧元区资产担保证券市场萎缩 销售额同比减少17%

关于我们|研发中心|征稿启事|意见或建议|联系我们

 

Copyright 2002-20013 © China Asset Securitization Info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中国资产证券化网 沪ICP备15015079号